一位被隔离者的自述:年三十从湖北“逃”回杭

一位被隔离者的自述:年三十从湖北“逃”回杭

时间:2020-02-12 18:38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口述:阿基米(杭州少儿阅读机构负责人)

湖北是我的老家,杭州是我的家。

从湖北回到杭州,我们一家三口开始14天的隔离生活。

本以为可能遭遇到歧视,结果——

社区说:“我们会保证您的隐私,谢谢你的配合。”

物业说:“您受委屈了,谢谢您的理解。”

这座充满温情和担当的城,就是我爱的那个家啊。

一改再改的返程,终于躲开“封城”

1月18日

那天早上5点钟我们一家三口就起床了。已经两年没回湖北老家了,这次早点回去给我爸妈拜年。完全不曾预料,这趟旅程居然会如此坎坷。

出发前,老公提醒我们春运火车站人流大、空气差,于是大人小孩都戴上口罩出发了。

▲我们一家三口年三十从安陆返回杭州

绿皮火车晃悠晃悠带着我们来到了武昌站,下车时我们全家依旧是全副武装的“蒙面党”。如今坐绿皮火车的人少了,武昌站下车的人并不多,也基本上没有几个人戴口罩。我们下车直奔地下停车场,家人已经在那边等我们了。

我老家在湖北安陆,车开了两个多小时,终于到了朝思暮想的老家,亲人们已经准备好了可口的饭菜在我们了,真高兴啊。

谁也不会想到,一天后,湖北的天就变了。

1月20日

晚上,钟南山院士在新闻中提到了武汉疫情,当晚孩子的幼儿园发来消息统计孩子的出行情况,我们和哥哥嫂子一下警觉了起来。我赶紧下单给家里买了100多个口罩、消毒液,改签了从武汉出发的回程机票,改从宜昌出发。我对爸爸说,不要跟武汉回来的亲戚吃饭了,也不要再到处走动了。

很快武汉封城,湖北黄冈、赤壁也相继开始封城,情况比我们想象的更糟。

1月24日

大年三十。 我大早在网上下了单,给家里囤了米、油、蔬菜、水等生活必需品。吃早饭的时候,我们开始发愁万一这里也封了,该怎么回杭州上班。封多久完全不能预料,总不能两个人都失业吧。

浙江的亲人也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来催,能早点回来就赶紧回来吧。

家人群里亲戚们陆续发来消息,先是家在广州的三叔说,买到回去的票了,一会儿就出发,接着在深圳上班的堂哥说准备马上开车返回深圳。 我赶紧看了看火车票信息,居然还有两趟回杭州的火车,下午经停我们市,而且还有票。

爸爸说,那就赶紧买了走,再不走,怕是走不了了。你不用担心我们,我们都好好的,不会乱跑的。

▲返程火车票

下午四点的火车,买到了硬卧(上车补了软卧)。

我们匆匆吃了午饭,开始收拾行李。我抱着妈妈大哭了一场,我说,妈妈,我真想在家陪着你们啊。我们年夜饭都没有吃。妈妈说,傻孩子,你和xx在杭州有家有工作啊,我们总不能养你们一辈子,总是要回的。

老公跟单位报备了回杭的消息,女儿也打电话给幼儿园老师,说她要回杭州的家了,回家后会好好隔离的。老师叮嘱孩子路上一定戴好口罩,女儿保证睡觉也戴着。

哥哥开车把我们送到了火车站,我们戴上双层口罩,拎着箱子进站了。亲人们,不要进来送我们,不要。

▲全家戴着口罩返程

老家的火车站里,这个时候并没有人测体温。这是个不起眼的小站,来往的人一直不多。大家都戴着口罩,异常沉默。

我们一家三口站在角落里,尽量离人远一些,再远一些。突然隐约听见有人在喊我的名字,我扭头一看,是爸爸。他戴着口罩,隔着候车室的玻璃窗,在呼喊我朝我挥手。

我忍不住又流泪了,连连摆手让爸爸赶紧回家。

这趟从成都发往上海的列车,湖北省内本来经停很多小站,但是我们上车时,就只有我们市和另外一个市没有封,还能乘坐。 当晚,我们市也封城了。

▲途中向社区报备

上车后,我跟杭州的社区报备回家的消息,告知抵杭后准备自我隔离。社区表示理解,并告诉我们会安排医生上门测体温,希望我们积极配合。

社区还说,会保证我们的隐私。

这几天一直都在跟孩子解释冠状病毒,她有一定的认识,所以一路上都异常乖巧。软卧车厢很闷热,我们一家三口把门关上,除了上厕所,几乎寸步不出。

▲女儿连睡觉都戴着口罩

女儿果真连睡觉都戴着口罩,小脸憋得通红,看了真心疼。

列车员过来说,可以预订晚餐了。我毫无胃口,但是这是大年夜,总要吃顿热乎饭菜,孩子也要吃啊。

▲在火车上吃了一顿难忘的年夜饭

我们全家订了一份鸡腿套餐,三个人一起吃完了这顿难忘的年夜饭。

社区、物业严阵以待,“隔离”生活让人感受温暖

1月25日

火车上午抵杭。

我们花一百多元打了出租车回到郊区的家,并保存了的票。

到家后,全家洗澡、用品消毒。

我还在洗头时,社区医生、社区工作人员、物业来了。

全家人赶紧戴上口罩,开门迎接我们新年里的第一波客人。

社区医生给我们测量了体温、登记了信息、发放了防疫告知书。我说家里口罩只剩几个了,社区医生还送了我一包一次性口罩, 医生说,口罩其实他们也不多了。

社区和物业叮嘱我们,这14天就不要出门了,有困难就跟他们说。

社区走后,我们烧了面条简单吃了一顿,我用买菜APP买了一些必需品,就开始召开家庭会议。

会议的主持人是我女儿,她说主题是:加强安全意识。

▲每天记录体温

三个人都明确了14天里各自的分工,比如女儿的任务是坚决不出门、教妈妈给娃娃扎头发,妈妈的任务是做好每顿饭,爸爸每天监测体温、洗碗扫地……

1月26日

买菜APP的小哥这时候还是上门送菜的,一听到他们敲门,我老公就喊:“放到门口好了!”

吃饭是没问题了,可是丢垃圾还成问题,总不能放在家里发臭。我微信跟物业求助,请他们帮忙把放在门口的垃圾倒掉。

▲跟物业的对话

物业管家说好的,他还说:“委屈你们了,谢谢您的理解和配合。”

这句贴心的话,让我又流泪了。

1月27日

很快,小区的进出口也开始严加管控。物业把两个出入口关闭为一个,业主进出需要测量体温,快递禁止进入。

▲买的菜放在大门口

买的菜到不了家了,告知物业后,他们每天都会帮我们放到家门口。

最近物业真的特别辛苦,工作量很大,让他们帮忙取东西真是有些不好意思。但是最近菜在网上也很难买,想买的总是买不齐,有的时候要买点东西只能早上下一单,晚上下一单,物业也一点不嫌麻烦,一天帮我们取两次菜。

每天早上,老公会给我们逐一量体温,记录在本子上。等接到来自派出所、社区、疾控中心的电话时,他会认真汇报我们的情况。孩子的幼儿园也几次发来消息,我们填报相关信息,并汇报一家人的情况。

我们把垃圾清到门口约一米远的地方,再跟物业发微信,过一会儿他会告诉我们已经清理好了。

买菜也是。菜到了,跟物业说一声,他们悄悄放到门口一米远的地方,再过一会儿微信告诉我们,已经送到了。

▲买菜APP上买的菜

他们来收垃圾和送菜时,我们根本一点声音都听不见。

杭州,就是我爱的那个家啊!

1月28日

我们虽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但是通过网络也能接收各种信息。

杭州市政府每天召开发布会,公布疫情和举措,虽然感染人数还是在上升,但人们心里还是比较放心的。

让人特别感动的一点是,在很多地方对武汉人、湖北人说“不”,拒绝进入时,杭州市大气接纳了因封城而回不了家的许多武汉旅客。他们的航班改签杭州,杭州都接纳了,而且毫不隐瞒第一时间通知了市民,安排武汉旅客入住党校,甚至还安排了萌萌的机器人来送餐,避免交叉感染。

看到这些新闻时,真的特别感恩“同胞”这个词。

我们所在的社区,社区党委每天都会发布疫情,包括有多少人在居家隔离,有多少人在酒店隔离。

社区还告诉大家,居家隔离的虽然没有派保安直接在门口守着,但是监控室里都看得到,也希望大家互相监督。

待在家里确实有些无聊,特别是还有一个5岁的孩子。 幼儿园老师跟我说,如果孩子无聊,可以虽然给她打电话,她很开心的。

▲一家人跳操

为了保证孩子的运动量,我们决定每天在家跳跳操,早晚各一次,早上女儿领操,晚上老公领操。

怕吵到楼下,我们跟楼下邻居说了一声。她说:“跳吧,跳吧!”

1月29日

女儿特别想吃饺子。可是连着几天我没买到她喜欢的速冻饺子,面粉也只剩小半斤。我决定还是给她包饺子,稍微做几个,也算是亲子活动打发时间。

▲在家包饺子

水放太多了,饺子失败了,烙了大饼。

邻居知道后,马上给我送来了一大袋亲手做的速冻饺子。 他敲敲我家门,我让他放在门口,说不尽的感谢。

女儿吃了满满一碗饺子。

晚上跟湖北的妈妈视频,我担心她,她说家里一切都好,物资充足,还可以打打麻将,爸爸也不外出跑步了,就在跑步机上跑跑。她很担心我。

我说,我一切都好,享受到了VIP 待遇,连垃圾都有人帮忙倒。

“妈妈,你放心,我们在杭州很好。等这次过去,我们还会再回湖北,给您好好补一个年。”